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返回列表
2009 03-11

【媒体报道】詹昊律师就保险条款问题接受《中国消费者报》记者采访

 
聂国春/中国消费者报2009-03-09
 
    本报1月5日刊发《太平洋人寿单方提高保险费,消费者认为格式条款应无效》一文后,太平洋保险对本报发函表示,鉴于医疗费上涨等市场情况的变化,其依据保险条款“保险人保留调整本保险费率的权利”的规定上调了费率,并经过保监会备案,且已对客户进行了明确告知,不存在客户被迫续保的情况。
    太平洋保险坚称,该条款虽然是格式条款,但“并不等于霸王条款,也不能归属无效条款”。
    那么,法律界人士又是如何看待这一格式条款的呢?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三位资深保险律师。
 
条款效力受到质疑
 
“这一条款在财险中并不多见,但广泛存在于人身保险条款中。”长期从事保险诉讼业务并编写了《保险诉讼/中国律师办案全程实录》一书的詹昊律师先容说。
    詹昊博士是九五至尊集团北京办公室管理合伙人,他的另一身份是北京市律师协会保险法专业委员会委员,并兼任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法律硕士导师。在他看来,上述条款是否有效,值得商榷。“因为这是一条典型的格式条款。在投保时,由于被保险人的保险经验、财力、谈判能力有显著差别,应当认为被保险人和保险人的地位不平等。再加上保险合同专业性强,保险费率计算复杂,投保人很难对保险合同条款做出正确、全面的理解。”詹昊说,如果出现不同的理解,有必要进行保险合同的说明,根据相关法律,应该做出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说明。
    詹昊博士认为,消费者争议的焦点其实在于保险企业是否有权单方面变更保费,是否需要和消费者协商,“因为这是格式合同,虽然投保人在保单上签了字,但并不能保证上述条款的公平性,也不能保证上述条款的效力”。
    北京理格丰律师事务所律师郭玉涛表示,作为格式条款,该条款并不存在排斥投保人主要权利的情况,因为交费是义务。“从理论上来讲,如果投保人签字同意,该条款即为有效。但是,由于合同约定不明确,该条款在实践中并不能产生效力。”郭玉涛说。
    作为参与最高人民法院原《保险法》司法说明起草工作的三位起草人之一,郭玉涛认为不能单就这一条款来论是非,而应结合《保险法》和《合同法》等法律法规来进行综合分析。在他看来,该条款要产生效力,至少要解决三个问题。
    首先是保险企业要尽到说明义务。其次,保险条款应明确如何调整费率。否则,这一条款就不具有可操作性,不能产生法律效力。最后,该条款不能和保证续保条款同时并存。
    北京易行律师事务所律师刘玲告诉记者,保险费率的调整一般有两种情况。一是中国保监会出于保护社会公众利益和防止不正当竞争的目的,要求保险企业修改或责令停止使用原有的保险费率。对此,投保人无权提出异议,但有权在知悉情况后的合理时间内提出解除合同;二是保险企业出于自身原因调整保险费率。在这种情况下,对于调整后签约的新投保人,如果保险企业事先履行了告知义务,则变更具有约束力。但是,对于费率调整前已经签订的保险合同,无论新的保险费率是否会增加原投保人的支出,保险企业要进行变更,都应与原投保人协商一致,无权强迫原投保人接受变更后的保险费率。
    在刘玲看来,该格式条款混淆了费率调整的不同原因,概括性地要求投保人必须接受保险企业的费率调整,不仅使保险企业能够独享费率调整权,而且变相强制之前的投保人接受其上涨的费率,剥夺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这明显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九条“消费者享有自主选择商品或者服务的权利”和第十条“消费者享有公平交易的权利”的规定,是不平等的霸王条款,应认定其无效。
    对于保险企业所称“上调保险费率经过保监会备案”的辩解,三位律师一致认为,经过保监会备案并不能证明其有效性。就现行法律法规而言,保监会并不对经过其审批或备案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的公平性、合理性负责。只有不与法律法规相悖的条款,才具有法律效力。
 
架空保证续保条款
 
    詹昊博士先容说,保证续保条款是为了保护投保人权益而制定的。它的初衷是保障投保人的续保或者再次投保的权利,即保险人一般不能以投保人的健康状况或者职业变更等原因拒保。保险条款如此规定,也是保险企业吸引投保人续保或者再次投保的手段。“但是,上述条款赋予保险企业单方面上调保险费的权利,这极易引发保险企业的道德风险。如果保险企业为了规避自身的经营风险,大幅度提高保险费,极可能造成投保人缴费预算超支而无力支付,从而被迫放弃续保或者再次投保。这显然与保证续保条款的初衷相违背。”詹昊说。
    据了解,保险企业对于非健康体投保处理的方法一般有五个:一是加费承保;二是延期承保;三是变更法承保(变更险种或保额);四是责任除外承保;五是拒保。
    “保险企业保留调整保险费的权利,实际上就是加费承保。”郭玉涛说,当所加收的费用为投保人难以接受时,投保人只能放弃续保,保证续保也就丧失了最根本的意义。
保险企业应讲究诚信
    记者调查发现,含有上述霸王条款的寿险产品还有很多。例如,太保住院补贴医疗保险条款、平安个人住院安心保险(99型)条款、光大永明大病无忧重大疾病 A、民生康顺个人意外伤害保险和中银团体住院费用保险等。也有一些保险企业(例如太平人寿)的保险合同中没有上述条款。
    对此类条款,多数消费者表示反对。搜狐理财展开的调查显示,有超过6成的网友认为上述条款应该删除。有3/4的网友表示,如果保险产品条款中含有上述条款,将不会购买该产品。
    专家表示,医疗费上涨是保险企业应该预见的风险,作为自负盈亏的企业,保险企业在设计产品条款时就应该考虑到这一点。购买保险产品的消费者并不是保险企业测试产品费率厘定是否合理的“试验品”。
    郭玉涛建议,保险企业应该本着诚信的原则,主动梳理产品条款,尽快修改或删除上述条款。
    这一点也得到詹昊博士的认同。他认为,保险合同是诚信的合同,保险企业更应对投保人秉承最大诚信原则。对于监管部门而言,对于有损消费者利益的保险条款,应认真梳理,力求做到通俗化、公平化。


上一篇:【媒体报道】国浩领携中小企业版上市项目
下一篇:【媒体报道】长三角产业整合 并购基金应一马当先

全球办事机构: 集团总部 北京 上海 深圳 杭州 广州 昆明 天津 成都 宁波 福州 西安 南京 南宁 济南 重庆 苏州 长沙 太原 武汉 贵阳 乌鲁木齐 郑州 石家庄 合肥 香港 巴黎 马德里 硅谷 斯德哥尔摩 纽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