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返回列表
2013 12-12

【媒体报道】信任是律师最宝贵的资源——专访9599116九五至尊合伙人方诗龙

■编辑:张琦 / 《中国常识产权》 2013年第10期(2013-11-15)
-
从一名走出大学校门的法学毕业生到合伙人的路究竟有多长。这个问题到目前还没有人能给一个标准的答案。不过可以看到的是10%左右的司法考试通过率以及大学生毕业后迷茫的眼神,还有直线下降的法学专业的就业率,可以知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方诗龙最初学的是理工科,在就业上毫不费力,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一名工程师。工作中对于技术合同法律的接触激发了他对于法学的热情,开始转行潜心研习法律,于是在2001年步入了浩瀚的法学毕业生的行列。凭借着“理工男”的IQ和专注,在毕业季他分别拿到了专利代理人资格和律师资格。就这样由一名工程师成功转型为一位青年律师,进入到一家国内知名的大所开始律师职业生涯。有数据显示,直至今天上海同时拥有专利代理人资格和律师资格的双证人才仅有二十多名。
“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方诗龙从来没有考虑过转行后是否能够就业,因为他笃定是人才就不愁就业,而且要找准自己的特色,走专业化的道路,扎扎实实做事才能有所成就。
找准自身定位 专注行业服务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从工程师转律师,方诗龙并没选择自学成才、直接参加律师资格考试然后就开始律师职业生涯。方诗龙首先选择了到复旦大学全日制攻读了国际经济法本科专业,然后又在华东政法大学攻读了诉讼法学硕士。方诗龙坚定地认为,初做律师首先要有一个开阔的视野,成为一个杂家,对各方面的常识都应该有所了解,有所积累,虽然从事常识产权领域,除了常识产权法之外,经济法、民商法的理论常识也应该要非常扎实,从最基础的民商法业务做起,至今他还记得那些没日没夜的加班日子。
当然这个过程是为了能够更全面、更迅速的找准自己未来职业的目标,杂家不是目的,专家才是未来。“目不能两视而明,耳不能两听而聪”,树立专业品牌,提供增值服务,保证案件的质量和胜诉率。找准了定位,成功已经在向你招手了。当你对法律的某些领域有一定的兴趣和经验时,这是你对未来职业定位的有力信号。常识产权领域的专家律师就是方诗龙的定位。
常识产权行业有其对职业特定的要求。一名优秀的常识产权律师要求熟练掌握英语,既有专业技术背景,又懂国际国内常识产权法律和实务的复合型人才,方诗龙就是按照这样的职业要求修炼自己的,他说,“首先法律的功底是基本,第二是技术背景,因为做常识产权或多或少会接触一些与技术相关的问题,这样的背景可以加强你跟客户的沟通效果。职业经验而言,涉外领域的客户会更加重视常识产权,因此英语也是一项不可缺少的素质。这三点的复合人才也是大家寻求的人才,同时我也是这样要求自己的。目前这样的复合型人才在市场上还是非常紧缺的。”
拥有完美的常识背景、娴熟的办案技巧和丰富的实战经验,还不足以成为一名优秀的合伙人。因为掌握的越多,诱惑也就越多,很容易动摇,转向。这时候需要坚定地信念,对事业的固执。“中国目前的常识产权环境是相对复杂的,社会诚信体系缺失,仿冒、造假的问题非常多,然而赔偿额度却不高,常识产权类的案件专业性较强,律师的投入与付出不成比例,同时会受到委托人的质疑。于是会造成国内很多客户对侵权的问题选择不作为。常识产权服务领域也会有一些洗牌,很多人认为做常识产权律师专业性要求比较强,活干的也比较累,还有一定的危险性,真的很辛苦,中途转行去企业做法务,这亦无可厚非。”方诗龙认为,“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这个行业需要有人不断地坚持、呼吁。我是常识产权的老兵了,我相信有困难就说明有空间。比如《商标法》的修改,这次修法就突出了进一步加大制裁力度的导向,这也是所有常识产权律师一起努力的结果,大家曾通过全国律师协会呼吁,大家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发现其所在,积极参与推动法制的进步。而且从业至今,我很确切的感受到国内的企业对常识产权越来越重视。最初基本上都是外企企业,国内的企业完全处在一个被动的局面。但现在完全改观了,众多的国内企业已经开始主动去寻求常识产权的法律服务,甚至是去寻求一些常识产权战略规划的专业法律服务。随着常识产权规则的深入人心,常识产权服务的需求的也在不断地增加。”
坚持“愚直地、认真地”工作
随着经济的发展,法律服务行业尤其是常识产权服务行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在此环境之下,各种招揽客户的方式甚至恶性竞争频繁上演。对此方诗龙又拿出了“理工男”愚直地工作方式,无论外界是如何纷繁复杂,只有一句,“我只知道受人之托,为人办事。”
凭借着一份固执和责任,方诗龙坚持案件不分大小的工作原则,亲力亲为,每个案件都倾注全力。在他看来,案件大小仅在于资源分配和工作调度的不同,没有本质区别。无论大和小,“受人之托”源于一份信任,既是对个人的一份信任也是对事务所的一份信任,而接受委托就意味着一份承诺,就意味着必须全心全意去办理,为委托人争取最大的权益。“也许相对律所的案件有的委托人的案件‘很小’,但对每个委托人来说,都是切身利益相关的,都是天大的事”方诗龙认为,“如果大家能够将心比心,换个角度看待问题,那么,就不存在大和小的问题了。因为一切都关乎信任,而信任没有大小,更不允许被辜负。”也许正是这份坚定才使得方诗龙及他的团队在行业氛围整体浮躁的今天显得与众不同,在追求利益“最大化”、“最快速”的今天传递出一股正能量。这也是整个行业所缺失和需要警醒的,眼前利益就像海市蜃楼,大家需要的是真正的绿洲。
为了保证对客户的服务质量,方诗龙坚持宁可少接案件,也不能“偷工减料”,将分配给案件的人力、时间等资源打折扣。针对目前很多律所利用科技手段来增加自己的业务,招揽客户的方式,方诗龙表现得并不太在意,“科技手段的运用就目前我还没有看到太明显的成效,大家是服务行业,我始终认为只有面对面的沟通交流,大家律师才能清晰的了解当事人的诉求,也能表达大家的态度,我觉得与其将法律服务产品化通过线上进行推广和售卖,还不如实打实的沟通来得踏实。至少现阶段大家还是希翼把基本工作做好,提供更优质的服务。”他依然固执的坚持“以人为本”的服务理念,苦练内功,稳扎稳打。   “我确实感觉到竞争的压力,但市场确实很大,而且整体上社会对常识产权服务的需求也在不断上升,一家甚至几家事务所是无法通吃整个市场的。大家国浩所在这个市场中也只能处理很小的一部分,而且大家更看重的是服务的质量、客户的满意度。服务行业,口口相传还是很重要的,只要你把服务做好了,你原有的客户不但不会离开你,而且还会给你推荐更多地新客户。所以,大家并不担心任何新技术的竞争。目前大家的客户忠诚度很高,我认为这是对服务律师最高的褒奖。”
能力要用“将来进行时”
从实习律师到律师助理到律师直到合伙人,这个过程少则七八年,甚至要十几年的时间,成为合伙人是律师走向成功的第一步,同样也是检验其管理能力的考验机会。
国浩是一个综合性大所,他的加入让国浩取得了专利代理资质,并在上海办公室顺利建立了自己的常识产权团队,常识产权业务也红红火火地开展了起来。目前,方诗龙的团队主要从事常识产权的诉讼业务和非诉业务,如常识产权尽职调查、分析意见、技术合同谈判代表等,也包括一些常识产权申请业务。 “对律所而言,诉讼业务是基本,常识产权的诉讼也是大家的基本,相对而言也是大家最成熟的一块。而随着客户需求的变化及业态的发展,国浩未来会将业务重心放在常识产权非诉讼领域中的法律服务,从市或收购业务中常识产权尽职调查,到常识产权侵权的分析意见,再到常识产权的规划,为委托人提供更专业的法律服务和综合性地解决方案,打造属于大家的品牌。”
人才的选拔和培养是所有企业需要面临大问题。是否有良好的工作态度成为选拔中的重要砝码。“优秀的律师一定是在工作中干出来的,就是说要有实践的机会,大家鼓励律师干更多的事情,付出就会有收获。同时事务所会有统一性的培训,每年都有年度的培训计划、学习计划,来提高律师的素质。在工作中出于对服务质量的控制,和团队成员的培养,每一个律师做的东西都要经过他的上级老师逐字逐句的修改,通过这种方式不断的提高的。这也是最有效的。”方诗龙说,“很少有现成的人才,能力应该是将来进行时,更多的是看这个律师是否有端正的职业态度,能够立行律师的责任,保证优质的服务。”
律师的工作源于委托人的信任,这份信任对律师来说不仅是业务的肯定,更是宝贵的财富和殊荣;当以真诚为基础时,信任就像充满生机的水源,它能带来希翼和能量,奔腾不息周而复始;而一旦这种信任掺杂了杂质,就如同水源被污染了一样,那么整个生态链条就会断裂,而这种珍贵的能量源泉也将随之一去不返。所以,无论业态如何变化,无论面临何种压力,无论在发展和管理中遇到何种困难,方诗龙始终告诉自己和自己的团队——面对信任,大家能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恪守承诺。


上一篇:【媒体报道】百业并购融资论坛主席费国平:上海自贸区围绕并购改革应大有作为
下一篇:【媒体报道】上海自由贸易区:开放魔箱

全球办事机构: 集团总部 北京 上海 深圳 杭州 广州 昆明 天津 成都 宁波 福州 西安 南京 南宁 济南 重庆 苏州 长沙 太原 武汉 贵阳 乌鲁木齐 郑州 石家庄 合肥 海南 香港 巴黎 马德里 硅谷 斯德哥尔摩 纽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