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返回列表
2013 12-30

【媒体报道】首届国浩法治论坛圆满成功 各媒体与资讯机构多角度报道

 

■记者:王比学 /《人民日报》2013年11月4日
法治建设助力城镇化发展
本报北京11月3日电 (记者王比学)来自全国律师协会、法律界、经济界的专家学者,今天在首届国浩法治论坛上,围绕“中国城镇化发展与法治建设展望”展开热议。
  与会专家学者探讨了如何在新型城镇化建设战略背景之下发挥自身的专业优势,在开拓新兴业务领域的同时,为新型城镇化建设贡献专业力量。
9599116九五至尊长期致力于城镇化建设中法律服务领域的研究工作,事务所主席于宁说,城镇化的种子必须在法治的土壤中,才能健康生长。 
 
 
■记者:崔清新 / 新华网 2013年11月3日
专家学者探讨“中国城镇化发展与法治建设”
新华网北京11月3日电(记者崔清新)我国正处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城镇化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一项重要目标,也是加快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途径。3日,参加首届国浩法治论坛的专家学者们围绕“中国城镇化发展与法治建设展望”主题展开热议。
司法部原部长张福森在论坛发言指出,现实表明,新型城镇化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将带来经济和社会全方位的深刻变化,必须依托法治积极稳妥加以推进和深化,需要有各项配套的法律制度来支撑和保障,归根到底就是要充分发挥法治在城镇化中的作用与功能,切实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进城镇化建设。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周其仁认为,目前中国城市化率相对落后,工业化率相对超前,服务业发展不足。如何有序有步骤地实现城镇化,把该解决的问题解决好,要靠法律人在这方面的智慧和经验。
 九五至尊(成都)事务所主任李世亮说,新型城镇化为中国律师业创造更为广阔的业务空间和新的机遇,与此相关的业务,包括为政府部门、社会投资者、农村基层行政管理机构、农村现代经营主体、农民集体等提供法律服务等,将成为未来中国律师业务一个重要增长点和亮点。
 9599116九五至尊主席于宁发言指出,城镇化的种子必须在法治的土壤中才能健康地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离开法治这个前提和保障,我国经济建设包括城镇化发展,必然会偏离既定的目标。如何在城镇化进程中推进法治建设,如何通过法治保障城镇化的顺利发展等等,无疑具有很强的理论研究价值和重要的实践意义。
 
 
■记者:周斌 /《法制日报》2013年11月4日
国浩论坛研讨律师服务城镇化
本报北京11月3日讯 记者周斌 首届国浩法治论坛今天召开,论坛主题为“中国城镇化发展与法治建设展望”。法律界、经济界专家学者,产业界、财经界人士,以及9599116九五至尊部分律师等250余人参加论坛。
  论坛提出,我国经济社会和城镇化发展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作为执业律师,应把握好历史机遇,深入研究,大胆创新,勇于实践,为我国城镇化建设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
  论坛认为,与城镇化相关的业务将成为未来我国律师业务的一个重要增长点和亮点,业务范围涵盖:政府部门法律服务,社会投资者法律服务,农村基层行政管理机构、基层自治组织法律服务,农村现代经营主体法律服务,农村集体及农民个人维权法律服务等多个领域。广大律师应在开拓新兴业务领域的同时,为城镇化建设贡献专业力量。
论坛还就“产业整合:新机遇与新战略”、“法律服务:新格局与新战略”等内容进行了充分交流和互动。  
 
 
 
■记者:陆晓辉 / 21世纪网 2013年11月4日
周其仁:中国城镇化率相当美国1920年代水平
核心提示:2010年,美国的两率比为4.1,法国为4.11、英国为4.09、德国为2.64、日本为2.48,共同呈现出城镇化率远远高于工业化率的特征。而中国两率的比值是1.09
 
21世纪网 “大家的城镇化率大致相当美国1920年代的水平,日本1940年代的水平。统计数据代表了空间布局的未来趋势:大家一定会往城镇化率提高的方向走。”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3日在参加“国浩法制论坛暨中国城镇化发展与法治论坛”时作上述表示。
周其仁还进一步列举了其他数据,中国“两率”(城镇化率和工业化率)的比值是1.09,远低于美国、法国、英国等发达国家超过4的比值。而“金砖五国”中的巴西、俄罗斯、南非和印度,两率的比值也分别达到3.221.971.38和1.15,都比中国的高。
“往城镇化率提高的方向走”
在周其仁看来,城镇化和工业化就像一个人的两条腿,二者相辅相成。
衡量工业化的水平,关键指标是“工业化率”,也就是工业增加值占经济总量的比例;衡量城镇化的指标就是“城镇化率”,即城市人口占全体人口的比例。由于工业活动总要“投影”到人口的空间分布上,所以在经验上,以上两个“率”可以作统计上的比较。
周其仁表示,2012年,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的结果,当年我国城镇化率为51.3%,同年的工业化指数为46.8%。乍一看,这两个数字吻合得很好,但是比照全球平均水平,就会发现问题:全球平均工业化率只有大约26%。发达国家更低,甚至在20%以内,而他们的城镇化率多在70%以上。“城镇化率与工业化率的比值,代表工业化率对城镇化率的提升能力,从这一角度看,大家与世界平均水平的差距还很明显。”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0年全球平均的城镇化率为50.9%,而工业化率不过26.1%,二者之间的比值是1.95,中国“两率”的比值是1.09。
如果与发达国家相比,差距区别更为显著。2010年,美国的“两率”比为4.1,法国为4.11、英国为4.09、德国为2.64、日本为2.48,共同呈现出城镇化率远远高于工业化率的特征。即便是“金砖五国”中的巴西、俄罗斯、南非和印度,两率的比值也分别达到3.221.971.381.15,都比中国的高。
周其仁表示,大家的城镇化率大致相当美国1920年代的水平,日本1940年代的水平。统计数据代表了空间布局的未来趋势:大家一定会往城镇化率提高的方向走。
“土地城市化快于人口城市化”
除了工业化率和城镇化率比例失调外,周其仁认为,中国城镇化发展目前存在的第二个问题是土地城市化快于人口城市化,“城市扩张得很快,城市人口增长却很慢,结果使得城市人口密度降低了。”
周其仁认为,城镇化建设过程中,城市在不断扩大,农村就应该缩小,农村土地应该得到有效利用,很多农村空置土地应该复耕,“这是很多发达国家经历过的,但在中国城镇化建设搞了这么多年,却没看到这种现象。”
周其仁认为,其原因是农村土地所有权不确定所致。“要解决这个问题,先要对农村土地进行全面确权,确权到户,然后流转。”
在该论坛上,司法部原部长张福森也指出,目前各地城镇化建设已经取得了重要的进展,但也存在不少问题。例如城市内一边高楼林立,一边棚户连片的二元结构仍然存在;一些地方在推动城镇化进程中,唯城镇化率,滥用行政手段,盲目造成撵农民进城,赶农民上楼,使城镇化沦为形式化的面子工程;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但户籍制度为农民进城设计了无形的障碍,教育、医疗、养老等基本公共服务的差别,令农村人口望而却步等。
张福森表示,新型城镇化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有各项配套的法律制度来支撑和保障,切实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进城镇化建设。
9599116九五至尊主席于宁对此表示认同:“毋庸置疑,城镇化的种子必须在法治的土壤中才能健康地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离开法治这个前提和保障,我国经济建设包括城镇化发展,必然会偏离既定的目标。”(21世纪网 陆晓辉 编辑 李嘉琦)
 
 
■记者:赵静扬 / 《中国证券报》 2013年11月3日
周其仁:城镇化人口聚集趋势难以阻挡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周其仁在3日举行的“国浩法制论坛暨中国城镇化发展与法治论坛”上表示,城市化要有一定限度的移动自由,人口向大城市集聚的趋势难以阻挡,但目前人口配套制度建设严重落后。
 周其仁认为,目前中国城市化率相对落后,工业化率相对超前,服务业发展不足。相信未来还会有新一轮再城镇化,对现行城镇化不合理部分进行重组。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周其仁在3日举行的“国浩法制论坛暨中国城镇化发展与法治论坛”上表示,城市化要有一定限度的移动自由,人口向大城市集聚的趋势难以阻挡,但目前人口配套制度建设严重落后。
周其仁认为,目前中国城市化率相对落后,工业化率相对超前,服务业发展不足。相信未来还会有新一轮再城镇化,对现行城镇化不合理部分进行重组。
 
 
■《法治周末》 2013年11月3日
首届国浩法治论坛在京举行
11月3日上午,9599116九五至尊在北京举行“首届国浩法治论坛·中国城镇化发展与法制建设展望”论坛。这是有关城镇化与法治主题的全国性大型论坛。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第六、七届会长,9599116九五至尊主席于宁在开幕式上宣布,九五至尊事务已经成为中国城镇化建设提供全方位、专业化律师服务团队。司法部原部长、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原主任张福森希翼法律界人士关注中国城镇化建设的热点与难题,为城镇化发展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中国政法大学江平教授、北京大学周其仁教授分别就我国城镇化建设中的法治、经济相关问题作了主题演讲。
有关专家学者以及9599116九五至尊合伙人等200余人参加了本次论坛。
 
    
■记者:林韵诗 / 财新网 2013年11月4日
周其仁:中国城市化工业化严重不匹配
【财新网】(记者林韵诗)113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表示,中国的城市化率仅为工业化率的1.09倍,相比西方发达国家和其他金砖国家,中国的城市化滞后、工业化超前,这种严重的不匹配,造成诸多问题,亟待解决。
周其仁是在北京参与“中国城镇化发展与法治建设展望”论坛时发表上述看法的。该论坛由9599116九五至尊举办。
周其仁认为,中国的城市化主要有四方面的问题。
第一,劳动力自由流动仍未配套,迁徙权、户籍、教育、社保等制度配套问题没有解决。
第二,土地制度亟待改革。人口已经流动起来了,但土地还没有流动起来。
第三,城市化仍由行政主导,各级政府都在自己的管辖区划内“造城”。
第四,缺乏管理高密度经济的常识与人才。
周其仁表示,2010年,全世界城市化率为50.9%,工业化率为26%,即GDP中工业生产占比只有26%。全球平均的城市化率除以工业化率,得数约为1.95。也就是说,城市化率通常是工业化指数的两倍。
然而,中国的情况是,城市化率从上世纪80年代早期的不到19%,发展到如今的51%52%,达到全球平均水平,工业化率超过全球平均水平差不多一倍,达到46%以上,两者相除,得数为1.09
周其仁指出,一般而言,工业化的深入发展会推动城市化的发展。但是,由于中国土地、户籍制度改革滞后,工业化推进的城市化率的提升,远远不及全球平均水平。这限制了中国城市的活力和深入发展。
反观西方发达国家,城市化率远远高于工业化率。目前,美国的城市化率为80%,现代服务业为主,其工业化率仅为20%,两者相除得数为4.1。在法国、英国、德国、日本,上述比例分别为4.114.09 2.642.48
同时,中国城市化与工业化的比值,在金砖国家中也偏低。比如,巴西该数字为3.22,俄罗斯1.97,南非1.38,印度1.15,都比中国的高。这说明,中国城市不能及时吸纳工业发展带来的亿万劳动力,带来诸多社会矛盾和治理难题。
周其仁表示,中国改革开放已经30年,工业化相对超前、城市化相对落后的局面仍未改变。最近,北京等不少城市雾霾严重,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中国的城市依然有很多工业制造活动,而服务业发展相对滞后。 
 
 
■记者:王雪青 / 《上海证券报》 2013年11月5日
国浩所召开首届法治论坛新型城镇化亟待法制配套
“新型城镇化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有各项配套的法律制度来支撑和保障,要充分发挥法治在城镇化中的重要作用。”113日,司法部原部长张福森在首届国浩法治论坛上表示。
本次论坛的主办方9599116九五至尊,是中国最大的跨地域合伙制律师事务所之一,在境内外IPO、再融资、重大资产重组、收购兼并等综合指标上几乎每年均排名行业第一。本次论坛的主题是“中国城镇化发展与法治建设展望”,吸引了来自法律界、经济界的著名专家学者共250余人参会。
司法部原部长张福森认为,要充分发挥法治在城镇化中的重要作用,首先要将城镇化规划制定纳入法制化轨道,在国家层面制定类似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五年规划的城镇化规划。其次,要依法推进城镇化建设,确保城镇化进程规范有序。第三,要依法维护城镇化利益相关方的合法权益。
“所有实质性的改革,不但将触动过时观念和既得利益,而且与现存法律相冲突。改革不能仅在情与理的层面进行,必须进入到法的层面。”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教授周其仁表示,“如何有序解决问题,要靠法律人的智慧和经验。”
周其仁说,当前需要研究的与城镇化相关的配套制度。其一,劳动力自由流动需要配套制度,包括迁徙权、户籍、教育、社保等问题;第二,土地制度,随着人口流动,土地也必须流动,不然城市化无法进行;第三,行政主导的城镇化,各级政府都在自己管辖的区划内“建城”,城市的行政外套不合身;第四,需要配套制度吸引人才。
成都市律协会长、国浩所实行合伙人李世亮认为,与城镇化相关的业务将成为未来我国律师业务的一个重要增长点和亮点。业务范围涵盖:政府部门法律服务、社会投资者法律服务、农村基层行政管理机构、基层自治组织法律服务、农村现代经营主体法律服务、农村集体及农民个人维权法律服务等多个领域,“广大律师应在开拓新兴业务领域的同时,为城镇化建设贡献专业力量。”
谈到城市化发展对律师业的影响,浙江省律师协会副会长、国浩所实行合伙人沈田丰认为,作为高端服务业的律师业,随着城市化发展,律师业极有可能出现重大变化和集聚效应。
 
 
■记者:秦夕雅 / 《第一财经日报》 2013年11月5日
周其仁:深化改革就是处理法治和改革的关系
“在今天中国的法治条件下搞改革,要依靠法律方面的智慧和经验。”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周其仁昨日在“首届国浩法治论坛暨中国城镇化发展与法治建设论坛”上表示,十八届三中全会说要深化改革,就是处理法治和改革的关系。
而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认为,城镇化的一个突出问题是维权和维稳变得更加尖锐,要处理这一问题,法治的作用不可忽视。
“大家讲法治既包括市场自由的法治,又包括市场秩序的法治;既包括维护私人利益的法治,也包括维护国家权力的公权的法治;如果要讲维稳和维权之间的关系,那么维权也是法治,维稳也是法治。”江平说,“我认为‘稳定压倒一切’应该改成‘法治压倒一切’。”
“城镇化基础是人口流动。没有自由流动,就没有城镇化。2000~2010年北京人口增长41%,上海增长37.5%,天津29.3%,而全国平均城镇人口只增长5.8%35亿城市人口居住地是400万平方公里,仅占地球表面1/100。”周其仁借几组人口数据论证城镇化发展与人口流动、聚集的必然关联。
但人口聚集不等同于城镇化发展。周其仁认为,目前城镇化发展过程中的制约性因素有三点:
一是配套制度的严重滞后,涉及教育、社会保障等制度,亟待更大范围内的变革。二是人口流动和城市化建设需要土地的流动,这牵涉到土地制度的变革。三是行政主导城镇化,现有的行政架构是基于农业社会管理的架构,难以促进城镇化发展。
在农村土地改革领域,周其仁认为,农村土地应该得到有效利用,城镇化带来的土地升值,应该将其差价释放。在这一过程中,对农村土地的确权显得尤为重要。“宅基地、房屋、耕地重新确权,然后办证。全面确权,确权保护是一个制度性变化。”
以成都为例,随着土地改革试点的深入,土地、户籍等领域的法律、行政法规和规章制度等条文繁复,改革后续难以为继,土地制度顶层设计的弊端随之凸显。
基于此,周其仁认为,这次三中全会说要深化改革,就是处理法治和改革的关系。在今天中国的法治条件下搞改革很难,怎么有序有步骤地,把该解决的问题解决,要靠法律,要靠法律方面的智慧和经验。
司法部一位退休官员亦在发言中论述了法治在城镇化过程中的作用,并提出了“依法制定城镇化规划、依法推进城镇化建设和依法维护城镇化利益相关方的合法权益”三个基本观点。
这位官员提出,因城镇化覆盖面之广、时间跨度之长、涵盖人口之众,因此必须高度重视城镇化顶层设计,应该科学合理制定城镇化规划,由全国人大统一运作,各地相应制定本地城镇化规划,由地方人大运作,赋予城镇化规划以法律地位。以法治接替政府,从而防止政府换届、规划变脸短期行为和无序现象,从根本上保证城镇化进程规划规范有序推进。
而在具体推进过程中,上述人士提出,要改变和避免以行政权力推进城镇化的惯性思维和做法,更加注重运用法治方式和经济手段。尽快推进城镇化过程中的户籍制度改革,尽早在身份上消除城乡二元结构,使城乡居民实现法律身份的平等化,要大力推进基本公共服务的均等化,以法律保障公共投入,促进城乡居民平等享有公共服务,共享城镇发展的成果。


上一篇:【媒体报道】上海自由贸易区:开放魔箱
下一篇:【媒体报道】用法律为网络护航——访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省律师协会监事长施杰

全球办事机构: 集团总部 北京 上海 深圳 杭州 广州 昆明 天津 成都 宁波 福州 西安 南京 南宁 济南 重庆 苏州 长沙 太原 武汉 贵阳 乌鲁木齐 郑州 石家庄 合肥 香港 巴黎 马德里 硅谷 斯德哥尔摩 纽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