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返回列表
2010 11-2

【媒体报道】西部律师的困惑与坚持

 

编辑:卫珺 /中国律师2010.10
 
10月18日,来自西部12个省区市、包括17个少数民族的50名律师盛装出席了由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律师学院共同举办的首届西部地区律师论坛暨“西部地区律师培训班”的结业典礼。
  在论坛上,律师代表们畅所欲言,既描述了西部地区律师现状及发展,也抒发了参加西部律师培训班的感受与感想。其中,彝族律师道出了在民族地区执业的艰难,西藏拉萨律师讲述了如何专注于开展常识产权业务,来自于内蒙古大草原的律师诉说了青年律师执业的艰辛,云南律师表示要做大、做强西部律师事务所……而徐加力、李淳、王才亮、吕红兵4位律师的专题演讲将论坛推向了高潮。
  坚守在广袤而贫困的中国西北地区的西部律师,是一个优秀的法律工编辑群体,他们虽然有过“孔雀东南飞”的彷徨与困惑,但依然坚持着法律工编辑的责任、义务与操守,在贫瘠的土地上守望公平与正义,他们渴望着做强做大,渴望着专业化,更渴望有更多学习提高的机会。    
  西部律师:坚守中的渴望   
  来自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吴朝进律师已经做了25年的律师,做律师前,他曾当过7年县司法局的局长,由于当地缺少律师,更缺少懂彝语的律师,他便辞去了局长职务,专心做律师工作。吴朝进说,25年的律师生涯中,他也很少接过大案子,收费低的就一两百元,高的也不过一两万元,而办理一起法援案件,政府的补助也就200元。
  “在西部当律师需要一点奉献精神,收费低,条件艰苦,但那里是大家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大家对当地的风俗习惯比较了解,和当事人沟通起来也比较方便,当地也需要大家的坚守。”吴朝进操着一口浓重的川音感慨地说。
  提起西藏,你可能会立即联想到那里湛蓝湛蓝的天,那郁郁葱葱的松柏和连绵起伏的雪山,那遍布四处的寺庙,还有那些虔诚淳朴的藏民们。也许你会认为西藏是落后的,那里的法律服务是低水平的,但来自西藏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的欧珠永青律师的讲述,让大家对西藏律师的服务水平有了重新认识。
  欧珠永青律师先容说,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是一个以藏族律师为主的律所,事务所的13名律师中,10位是藏族律师,3名汉族律师中的两位律师也能流利地使用藏语,事务所在用藏语开庭方面具有比较优势。13名律师中有5名是获得美国法律硕士学位的优秀涉外律师,在各类诉讼和商事非诉讼,包括涉外业务领域,珠穆朗玛所都能提供优质的法律服务。他们还在努力地开疆辟土,拓展律师业务领域,现在他们加大了对常识产权业务的关注度,如对藏药配方、传统壁画版权等领域的深入探讨。
  欧珠永青说,毕竟他们偏居一隅,与东部的一些大城市相比起来还有很大的差距,而全藏也仅有133名律师,还有许多的发展空间,西藏也需要有更多、更优秀的法律人才服务这片热土。“西部大开发为大家创造了一个可以充分发挥的舞台,应当利用好这一时机,立足本地,长足发展,大家也渴望有更多的学习机会。”
  贵州威宁草海律师事务所的陇康副主任是一位彝族律师,他先容说,威宁县有130多万人口,执业律师却仅有7名,律师事务所也只有1家。“在大家那里,信访不信法现象比较普遍,老乡们遇到法律问题,习惯于找政府、习惯于上访‘闹事’、习惯于托人找关系而不是花钱请律师。大家7名律师一直在坚守,大家也把每个案件都作为法制宣传的阵地。”尽管有点无奈,但陇康律师乐观地面对这一切。
  来自于云南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的崔娥律师说,云南共有454家律所,4000多名律师,但大多数的事务所都集中在昆明,抛开中西部之间、西部城市之间的差距,单就是同一省内,省会城市与其他地区律师业发展同样存在不平衡的情况。
  “一些基层地方没有法律消费意识,律师考虑的还是生存问题,在相对落后地区执业,同样有发展的空间,也可以做大做强,如果做不了大所,大家可以做名所,做不了名所,可以做强所,做不了强所,也可以做好所,做人民群众信赖的律所。”崔娥律师表达了立足本地,将律所做大、做强、做好的愿望。
  靳要军律师来自于内蒙古,是一位有着27年执业经历的老律师,也是一位老会长,他关注的是青年律师生存发展状况与法律服务市场的净化和整顿。靳要军律师先容说,西部年轻律师的收入状况很不理想,内蒙古律协曾针对执业年限在2到5年的年轻律师年收入做过一项调查,结果显示“一般不超过2万,好一点的律师收入在3万左右,即使业务冒尖的律师也多数达不到4万”。“生存尚且无法保证,何谈专业化、规模化、上档次,可一面是正规律师在为生存与发展苦苦支撑;另一方面,没有执业资格的各路黑律师却大行其道。”
  “要严打黑律师,拯救正规军。黑律师的泛滥问题已经到了直接影响正规律师合法生存的严重境地。”靳要军律师在发言中反复呼吁要净化和整顿法律服务市场。
  重庆、广西、新疆、甘肃、青海、宁夏、陕西的律师代表也都先后发言,大家描述了西部律师的生存状况与发展态势,表达了对律师流失现象的忧虑,对东、西部差距加大的担心。执业环境恶劣、收入偏低、律师数量少是大家概括的西部律师三大生存困境,也是大家在发言中提到的最多的问题。大家也纷纷表示,他们会扎根于西部沃土,坚守自己的阵地,为家乡的发展,为律师业的发展奉献各自的力量。     
  东部律师:助西部律师解困
  在论坛上,面对西部律师备受生存与发展等问题的困惑,东部的几位资深律师也在探求制约西部律师业发展的原因,并努力破解西部律师之困。
  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徐加力做了东、西部律师发展比较的主旨演讲。徐加力律师认为,东、西部律师业之间的差距,是由国家的现状所决定的,是整个国家存在的诸多问题之一。目前,东、西部律师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不平衡现象愈演愈烈,收入差距导致全国没有律师的县已由此前的206个增加到现在的210个,且均分布于西部地区。
  徐加力律师认为,东、西部律师业的不均衡发展,已逐渐影响了中国律师业的健康发展。首先是在一定程度上浪费了司法资源。在西部,有许多县城没有一家律师事务所和一名律师,老百姓不知道如何打官司,因为得不到律师的帮助,其合法权益无法得到及时地维护;而东部律师过度竞争,20%的律师占有了80%的法律服务市场,80%的律师抢夺剩余的20%的份额,导致许多优秀的律师业务不饱和,无法发挥其自身的价值;其次是加剧了东部律师之间的竞争。大量的优秀西部律师“东南飞”,扎堆在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东部和沿海经济发达省市,造成东部律师“过剩”,过度的市场竞争,将可能演变成无序和恶性竞争,导致以诋毁同行、非正常压价、走关系拉案源等非常规手段的产生,最终将对整个行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第三是影响西部律师业的可持续发展。由于无法留住和吸引人才,西部地区的律师人员年龄断档严重,人员结构不合理,高素质的法律后备人才储备不足,已产生了可持续发展的危机。
  “要改变这种状况,政府应该出台优惠政策,鼓励律师到西部去,鼓励律师留在西部。”徐加力律师提出,应加大对西部律师业的扶持,如对西部律师再教育的跟进,鼓励西部年轻律师到东部学习,对西部律师行业实行特殊的补贴、税务政策、举办各种西部律师研讨班等等。
  来自深圳的李淳律师,现任全国律协战略发展委员会主任,曾有在西部从军多年的经历,让他对广袤的西部怀有深厚的感情。而此次西部律师公益培训,也是他向人大律师学院徐建院长发出倡议,并且力促成行的。多年来,李淳还一直致力于西部律师的执业生存现状和所面临的发展困境的调查,走访过十余个省、市的许多西部律师。在此次论坛上,李淳依然关注着西部律师的生存发展状况。
  李淳律师从区域经济的格局、刘易斯拐点、律师产业化、律师服务多元性、律师发展战略5个视角分析了对西部律师业发展的影响和西部律师生存堪忧的原因。李淳律师呼吁,西部是大美之地、净心之地,作为西部地区的律师,面对现实的条件和环境,应当正视自己的不足和差距,坚定信念,要有国际视野,开阔思路,适时、有效地把握法律服务的市场机遇。
  在拆迁法律服务领域有着较深造诣的王才亮律师也关注着西部律师业的发展,这次他与西部律师分享的是西部律师如何实现专业化的问题。王才亮律师认为,只有专业水平才是律师们的立足之本,不仅是西部律师要实现专业化,绝大多数中国律师都应当实现专业化。
  “律师如何实现专业化?我的体会是4个字:定位、用心。”王才亮进一步阐释说,定位,是指律师要敬重市场的需求,确定自己的专业位置。市场需求是定位的基本原则,围绕市场需求组织好行业协会律师队伍的专业化研究,根据市场化需求确定个人专业。定位,还是指律师敬重市场的需求时候,要研究自己的服务对象,给当事人提出有针对性的建议;用心,既是指律师要坚持对法治的崇敬和对利益的公平之心,也是指律师要尽心尽力地去学,尽心尽力地去做,掌握专业水平,表现出专业素质,方可实现专业化。
  王才亮认为,律师的专业化,需要政策的引导和支撑,需要律师的自由流动。“政策的引导、支撑能使律师的专业化服务更有益社会。律师的自由流动,能使律师的专业化上水平。西部的同行之所以坚持在条件相对艰苦的地区执业,最主要的原因是西部的同行深深地爱着这块土地!”王才亮也表达了对西部律师的深深敬意。
  全国律协吕红兵副会长的演讲则让全体西部律师有振聋发聩之感,吕红兵律师手持中央关于西部大开发的政策文件,向与会的代表解读了西部律师面临的发展机遇。吕红兵律师说,西部大开发是历史赋予中国西部的一次发展机遇,无论是外部的招商引资,还是内部的需求拉动,西部地区在国际经济大循环中的区域优势比较明显。投资开发与市场潜力巨大,土地辽阔,人口众多,随着进一步扩大开放,居民和社会购买力不断增强,消费市场潜力无限。“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西部大开发都为律师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吕红兵律师的发言激发了律师们的雄心和信心。
  吕红兵律师认为,西部律师应抓住西部大开发的机遇,紧跟经济形势,转变理念,转换模式,走出尴尬的境地,并乘“机”制定出本地律师业的发展策略,狠抓落实,乘势而上。   
  人大律师学院:引领社会的关注
  近年来,我国律师业尽管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也呈现出区域性失衡的态势,全国虽已有17万余名律师,但大多分布在中、东部经济较发达地区,西部地区人才匮乏。整个西部仅有3万律师,占全国律师总数的约18%,其发展规模、业务技能、管理能力与东部律师相比有不小差距,业务领域也主要囿于传统的民、商事案件。
  西部律师,特别是广大基层的律师,在边远山区贫瘠的土地上,与乡村为伍,与农民为友,守望公平,坚守正义。他们渴望着有更多的机会来更新常识,有可供借鉴的经验助其开拓市场。
  人大律师学院成立之后,就谋划着启动中国西部地区律师培训计划,对西部贫困地区的律师、法律工编辑进行免费的业务培训。人大律师学院徐建院长表示,为配合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缩小东、西部之间的差距,加快我国西部地区急需的法律人才、特别是律师人才的培养,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和律师学院启动了中国西部地区律师培训计划,拟在今后若干年内,投入资金和师资,对西部贫困地区的律师、法律工编辑进行短期的业务培训。“这一培训计划旨在借助人大雄厚的师资和律师专业人才,帮助西部贫困地区律协进行律师在职培训,促进这些地区律师队伍的跨越式发展。”徐建院长对记者说。
  8月11日,首届“西部地区律师培训班”正式开班,来自西部基层的50名律师经过了8天集约式的学习、培训与考察。据了解,这是人大律师学院举办的第一个完全公益的律师培训班,该院不但免除了西部律师的培训费用,而且还承担了他们全部的食宿费用,并给予了交通费补贴。
  在培训期间,人民大学法学院给西部律师提供了“博士”级的待遇,安排了杨立新、莫于川、韩玉胜、王轶4位教授、博导为学员讲授了法学理论课程,律师学院邀请了全国律协于宁会长和知名律师钱列阳、王云龙、秦兵、庞标、翟雪梅等6位资深律师讲授了律师实务课程。通过系统培训,广大学员对最新的立法原则、背景、内容都有了更全面的理解,对律师的执业技巧、执业理念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正像新疆阿克苏的回族律师李铮所作的代表性发言:“在这里,大家不仅学到了常识,更是树立了独立思考的观念以及学习的习惯;而更重要的是,大家在这里又重拾了职业的自豪和对法律的信念。”
  徐建院长说:“大家只是想藉此引起行业、社会和政府对西部律师的关注和关爱,尽管他们在努力奋斗,奋力崛起,但他们苦难太多、压力太大,他们太需要支撑,太需要帮助了。”
  人大法学院院长韩大元教授在论坛总结发言时说,所谓西部律师、东部律师只是地域上的划分,并不代表律师业务水平的高低。西部律师和东部律师应当平衡发展,这是国家法制发展的要求。“中国法治的希翼在于律师,如果西部律师不能加快发展,甚至很多地方都没有律师的话,我国的法治建设将无从谈起。在共和国的土地上,每一个公民都应能够平等享受法律的阳光,这才是真正的法治国家。”韩大元院长的讲话意味深长。
  韩大元院长同时也表示,人大法学院和律师学院将继续为西部大开发培养优秀法学和律师人才,为西部崛起贡献自己的力量。

记者后记:
  一位律师曾这样写道:
是什么可以让一大批西部律师永远扎根于西部沃土,奉献于西部的社会和人民?那就是一种爱心,对这片土地及其土地上人民的热爱;是一种精神,一种朴实向上、忠诚勤劳的民族精神。西部律师像大漠的胡杨,承受的苦难很多,同样他们回报社会的也很多。不要因为他们黑红的脸膛而去蔑视他,不要因为他们经济匮乏而去轻视他,正是每一个扎根西部的律师在共同谱写着中国律师发展过程中独有而雄浑的乐章。
  和西部律师的接触,是一次灵魂上的洗礼!是一次思想上的再教育!
  西部律师,永远的胡杨树!


上一篇:【媒体报道】法律界人士为资本市场法治建设献计献策
下一篇:【媒体报道】滇优势产业上市攻略:首选A股IPO

全球办事机构: 集团总部 北京 上海 深圳 杭州 广州 昆明 天津 成都 宁波 福州 西安 南京 南宁 济南 重庆 苏州 长沙 太原 武汉 贵阳 乌鲁木齐 郑州 石家庄 合肥 香港 巴黎 马德里 硅谷 斯德哥尔摩 纽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