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y Back
2016 08-29

あなたのエクイティ財産は誰が決めるのか——南菱汽車株主の離婚によって誘発された思考

■上海办公室 王小成 胡冬云

 

      现代生活中,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交领域的扩大,夫妻离婚的风险正在逐日增高。据相关数据统计,北上广深等一线大城市的离婚率高达35%以上。作为普通人而言,离婚都可能对自己的财产和家庭产生巨大的影响,遑论企业的高管、实际控制人等。尤其是大企业、上市企业的高管或者实际控制人等的联婚或者婚变,某种程度上直接影响到市场的稳定,对企业本身造成的动荡更是自不待言。

 

      一、他的董事职位被前妻罢免

      前段时间闹得轰轰烈烈的南菱汽车一案,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夫妻感情在财产争夺中破坏殆尽,双方所希望的个人财富最大化的目的也未能实现,根本就是一场鹬蚌相争的“双输”战争。

      作为南菱汽车第一大股东、董事长兼总经理的邓曦辉将自己一手创立的企业告上了法庭,原因是自己在2016年的第一次股东大会上被罢免了董事的职务,而罢免其职务的不是别人,正是邓曦辉的前妻即企业的第二大股东马春欣。被罢免董事职务之后,邓曦辉便以本次股东大会的召集程序、表决方式均违反《企业法》及企业章程的规定为由,一纸诉状将企业告上法庭,后在各方的交涉下,其董事职务在稍后又得以恢复,邓曦辉本人又向法院提出撤诉申请。作为新三板的明星企业以及2014年的创收王,几天之内,该企业的总经理邓曦辉先生从起诉到撤诉,从罢免董事职位到恢复董事职位,整个过程实在让人瞠目结舌。

      而这起诉讼背后,是企业前两大股东邓曦辉和马春欣夫妻关系破裂后,一致行动人关系的解除,导致企业陷入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的局面。也致使南菱汽车陷入了将近半年的动荡期,对企业的影响不可谓不大。究其原因,应该还是没有对作为企业大股东的夫妻双方的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做到妥善处理,以至于给企业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也直接导致了企业影响力的降低和企业价值的缩减。企业挂牌新三板是为了最终的上市而过渡的一个阶段,所以如果操作中存在问题势会给企业和投资者带来极大的风险,所以在新三板之前或者上市之前就应该对夫妻股权进行较好的架构。

      对于离婚夫妻双方而言,企业股价的降低更是直接影响到双方的个人利益,与离婚夫妻个人财产争夺最大化初衷相背离,可谓得不偿失。因为对于双方而言,资产也因此缩水,夫妻因感情破裂反目,上演财产争夺大战,使得投资人和股票持有人开始抛售股票,导致股价下跌,而股价的下跌,势必也导致夫妻双方手中所持股权的价值的严重缩水,因此,缺乏理性的财产处理方案,原本争夺财产的目的就是为了增加个人手中的财富,最后在不休的争夺中,不仅没有增加财产,反而导致财产缩水减少,同时因为争夺给双方也造成了不可避免的情感伤害,所以,无论是从物质的角度,还是情感的角度,这都是一场劳民伤财的拉锯战。此时如果能有一套合理的架构方案,在双方感情破裂的时候,那么则可以启动该方案,既避免了情感上的进一步伤害,也不会对企业、对股票价值乃至对自己的个人财富造成较大的影响。

 

      二、“土豆条款”,特殊时期的无奈产物

      很多企业和企业已经开始关注这方面的风险,其中较为显著的一个例子就是投资机构订立的“土豆条款”。订立该条款的原因也是因为土豆网的创始人、前CEO王微的个人离婚财产纠纷引起,该财产争夺大战在当时也是大热,各大媒体纷纷对此作出报道,后遗症就是直接导致土豆网赴美上市的时间被延迟将近一年,且恰逢中概股在美国遭遇信任危机,估值一落千丈,从而直接导致土豆网被竞争对手优酷网收购,实在损失惨重。

      而正是目睹企业高管或实际控制人的离婚财产纠纷对企业运营造成的近似毁灭性的影响,投资机构才订立了所谓的“土豆条款”,即要求所投企业的核心人员结婚或者离婚必须经过董事会表决同意,尤其需要经过优先股股东的同意方可进行。

      该条款一出,即引起业内人士的激烈探讨,违背国家《婚姻法》规定而限制了公民的结婚自由和离婚自由成为被声讨的主要原因,但抛开上述原因不谈,仅仅从条款规定的本身来看,其实也是投资人对于离婚不确定破坏性的一种无奈应对,如果当时南菱汽车也能有此规定,也许一定程度上也避免了离婚纠纷对于企业运营所造成的不稳定影响。从法律本身的精神来看,婚姻自由是应该被保障的,但是基于婚姻双方身份的特殊性,大家认为还是可以予以相关的限制,比如是否要签署一致行动协议,或者将所持的部分股份的表决权、提案权等除了分红、处置外的权利全部自动委托大股东行使,甚至于承诺放弃部分股份的表决权、提案权等。通过各类合法且合理方式,维持企业控制权的稳定和企业生产经营的正常运转,从而间接实现股价稳定,个人财富以及企业价值最大化的目的。具体方式可以因实际各异,但是无疑都是源自保证企业财产安全和个人利益最大化的初衷。

      早在2012年,吴亚军与蔡奎的离婚案,却并未像上述案例一般陷入僵局,主要归功于夫妻两人之间一早就将各自名下的财产分别设立信托,也就成功规避了离婚时的财产争夺大战。由此可见,好的预防机制与方案不仅对于当事人双方具有定纷止争的意义,对于企业的长足发展和个人利益的最大化更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在前文的描述中,大家可以看到,南菱汽车的邓曦辉、马春欣夫妇同为企业的大股东,在感情破裂后,“一致行动”协议被抛之脑后,双方感情用事的成分明显多于理性,从而导致授人以柄,也为企业将来的发展造成不良影响,短时间内可能难以消除;而龙湖地产的吴亚军、蔡奎夫妇,原来二人合力持有企业的绝大多数股票,虽然在离婚之后对于个人名下所属股票份额进行了分割,但是因为个人名下的资产都分属于不同的信托,所以并不会出现一方恶意低价抛售股票而导致企业陷入困境的情形,这就有赖于双方的防微杜渐的风险意识的建立,也有赖于一种立足双方实际、立足企业实际的有效的解决方案的建立。而上述两种方案的优劣,对比之下一览无余。

 

      三、财富传承,任重而道远

      不仅企业大股东或核心成员之间的婚变会引起企业的变动,企业高管或实际控制人的突然离世也会造成上下的恐慌,从而可能造成股价的下跌和子女争夺财产的动乱,给企业造成极大的风险。

      海峡对岸的长荣集团老总,有“船王”美誉的张荣发于2016年1月20日去世,对于其留下的身家500亿的资产,只是简单留下了一纸遗嘱,遗嘱中言明属于其个人名下的资产一律归属自己与二房妻子生的儿子张国炜来继承。但是,张国炜刚拿出遗嘱宣布自己为唯一继承人的同时,大房这边的子女就联手上演了一出逼宫大戏。趁着张国炜作为机长飞往新加坡的途中,大房的子女就开始紧锣密鼓地策划此次逼宫行动。早在先前,大房便利用自己一方对长荣集团旗下事业持股较多的优势,通过撤销长荣集团的总管理部,从而达到让张国炜的总裁职务自动消失的目的。随后,又通过张荣发慈善基金会撤换张国炜作为长荣航空法人董事代表的身份,迫使其让出董事长的职务,并召开临时董事会来对董事长进行改选。最后,船王遗嘱中指定的继承人张国炜最后丧失了自己对于企业的实际控制。虽然变故发生之后,张国炜在接受媒体的采访的时候表示“会看开,不会受其困扰,终于可以借此好好休息”,但是毕竟是无奈之下的被动选择,而对于船王本人而言,何尝不是一种遗憾,属意的遗嘱继承人并没有能依据遗嘱实现让其继承王国事业的梦想。

      因此,在目睹豪门这场继承权争夺战之后,很多人都扼腕叹息,张老先生在当年老当益壮之时,就应该选择信托的方式来代替这种个人持股的模式。否则,也不会发生这种大房因为自己股权份额的优势,导致二房之子张国炜被架空的情况。原先的长航一直是由张国炜管理的,此次其职务的革除,同时也导致整个管理层的变动,俗话说得好,一朝天子一朝臣,这种情形之下,原先的经营理念因为管理层的变动势必要发生重大的转变,如果转变很大,对企业的冲击也不可小觑,是否会造成股价的下跌、资产的减少尚不能预测,但是企业因此可能会陷入风险的隐忧倒不是杞人忧天,也有待于后续的进一步观察。

 

      四、未雨绸缪,如何确保财富安全

      根据贝恩企业发布的《2015中国私人财富报告》:2015年中国个人可投资资产1千万人民币以上的高净值人群规模已超过100万人,全国个人总体持有的可投资资产规模达到112万亿人民币;受访人群中约63%提及“财富保障”作为自己的重要财富目标;“财富传承”的重要性排序从两年前的第五位跃居到了第二位,约40%的受访高净值人士将其列为主要财富目标,在超高净值人士中该比例高达45%;随着子女成年或家庭财富安排需求的上升,部分高净值人士开始长远地考虑财富的代际传承,对超高净值人士而言这种需求尤为强烈。随之凸显的两大财富目标,一是如何在保障现有财富安全的情况下实现稳健增值,二是如何将财富有效、有益地传递给下一代。

      针对上述情形,为了实现财富传承的目的,富裕家族应该通过哪些措施来维护自己的财富稳定同时实现财富稳健传承的梦想,切实打破“富不过三代的”魔咒?通过对国际上一些优秀传承经验的借鉴,建议从以下两个方面完善家族财富管理的顶层设计,建立风险防范体系:

       第一,建立家族办公室,家族财富统筹管理

       家族办公室最早起源于古罗马时期的大“Domus”(家族主管)以及中世纪时期的大“Domo”(总管家)。现代意义上的家族办公室出现于19世纪中叶,一些抓住产业革命机会的大亨将金融专家、法律专家和财务专家集合起来,研究的核心内容是如何管理和保护自己家族的财富和广泛的商业利益。这样就出现了只为一个家族服务的单一家族办公室(Single Family Office,SFO)。1882年,约翰·D·洛克菲勒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家族办公室。

      在中国经济继续保持较快发展的背景下,中国富裕家族会呈现继续快速增长的趋势,随着中国富裕家族财富意识的觉醒,寻找合适的财富管理模式已成为他们面临的最为紧迫的任务。以专家顾问团的形式,为中国家族提供更贴心的服务,如:资产管理、遗产规划、日常财务、企业管理、上市咨询等,这其中不仅拥有利于家族生意发展的金融服务,且更加注重对家族成员生活细节的专属服务。

      第二,设立家族信托,提前作好法律防火墙

      信托条款自产生之日起,就被誉为一个神奇的条款,其内容的核心就是委托人将属于自己名下的财产交给受托人来进行管理,财产的所有权虽然发生转移,但是受益人完全依据委托人的意志决定,受益人何时能获得收益、以何种方式受益等等一切细节,只要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都可以作为受益人受益实现的条件。从这点上来说,委托人对于自己财产的处分权可谓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同时,遗产税的征收是大势所趋,设立信托就可以使该部分财产被隔离,无需支付高额税负的同时也保持了家族财富的完整性。

      正是认识到了信托的优势,越来越多的富豪选择了设立信托的方式来规避离婚风险、实现财富传承的目的。日前,82岁的传媒大亨再次宣布与比自己小23岁的超模订婚,撇开这位财富大佬让人艳羡的丰富情史之外,大家料想,老先生之所以敢多次结婚,爱情的因素之外,无非是不存在他日一旦婚姻触礁就要分掉一半财产给配偶,从而导致自己一生辛苦建立起来的财富王国分崩离析的隐忧。早在支付前两段婚姻高额的离婚赡养费之后,这位大亨就开始留了个心眼,因此在迎娶第三任妻子邓文迪的时候,其对自己名下的亿万财产已经设立信托,既然不存在后顾之忧,也不担心身畔的美女觊觎自己的亿万身家,垂垂老去的年纪只需好好享受爱情,实在不亦快哉!

 

【编辑:王小成,国浩上海办公室合伙人;胡冬云,国浩上海办公室律师】□

お問合せ: グループ本部 北京オフィス 上海オフィス 深センオフィス 杭州オフィス 広州オフィス 昆明オフィス 天津オフィス 成都オフィス 寧波オフィス 福州オフィス 西安オフィス 南京オフィス 南寧オフィス 済南オフィス 重慶オフィス 蘇州オフィス 長沙オフィス 太原オフィス 武漢オフィス 貴陽オフィス 烏魯木斉オフィス 香港オフィス パリオフィス マドリッドオフィス シリコンバレーオフィス ストックホルムオフィ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