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JAPANESE

History Back
2018 08-29

Green Financing and Investment Activities under the B&R Initiative

      绿色发展是中国经济转型的必由之路,也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可持续发展的客观需要,绿色发展理念充分体现在“一带一路”倡议的顶层设计当中。“一带一路”倡议5年来,在中企积极践行绿色“一带一路”建设的同时,巨大的绿色投融资空间也得到极大激发。

      5年来,我国已与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在24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建境外经贸合作区82家,新增投资25.9亿美金,占中国境外经贸合作区新增总投资的87%。

      值得注意的是,在投资合作领域快速推进的同时,绿色理念和可持续发展得到越来越多的践行。根据《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强化基础设施绿色低碳化建设和运营管理,在建设中充分考虑气候变化影响。在投资贸易中突出生态文明理念,加强生态环境、生物多样性和应对气候变化合作。

      中国人民大学“一带一路”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宋利芳告诉记者,中国企业对外投资中,投资的主要领域是基础设施、能源以及钢铁、化工等行业,这些行业具有环境敏感性。此外,“一带一路” 65个沿线国家基本是发展中国家,环境相对比较脆弱。

      环境治理项目为中国企业拓展“一带一路”合作开启了新的空间。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实行秘书长、亿利资源集团副总裁赵勇表示,库布其沙漠是世界上第一个被整体治理的沙漠。“一带一路”沿线荒漠化严重的国家,可以借鉴库布其的模式和经验。“去年,联合国环境署在库布其设立了‘一带一路’沙漠经济创新中心,现在中心工作已启动。”

      联合国驻华系统协调员罗世礼表示,目前,已有15个联合国机构和中方有关机构签订了与“一带一路”有关的协议。这些协议核心是致力于打造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和绿色“一带一路”之间的协同效应。

      “‘一带一路’建设蕴含巨大绿色机遇与潜力,绿色‘一带一路’可为沿线国家人员交流提供更广的平台,为共同应对环境问题拓展合作渠道,帮助提升环境管理能力,推动环保科技产业合作。”中国-东盟环境保护合作中心高级工程师周军指出。

      业内人士指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需求巨大。特别是在基础设施、城市综合开发、物流、贸易、跨境电商等方面存在大量投融资需求。然而,相关国家国内资金供给严重不足。

      原中国保监会副主席周延礼日前表示,“一带一路”建设相关的项目具有投资规模大、周期长的特点。根据亚洲开发银行测算,到2020年,除了中国之外,亚太地区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投资需求每年大约需要6000多亿美金。但是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能够提供的资金总额只有1/3左右。而这2000多亿美金的资金还需要很多苛刻条件才能够满足。

      巨额投资缺口之下,中国金融机构积极布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数据显示,仅中资银行方面,截至2017年末,就有10家中资银行在26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了68家一级分支机构,参与近3000个“一带一路”项目,累计发放贷款超过2000多亿美金。主要用于能源、装备制造以及支撑当地出口。

      此外,内蒙古、浙江、新疆、广州、贵州、安徽、江苏、海南、山东等地纷纷出台政策支撑绿色基金。“目前全国试点省份绿色项目库的构建,以及发改委、财政部的政府引导基金,科技部的绿色技术数据库等,都是绿色金融的创新。绿色基金板块也会成为未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的动力。”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社科院金融所副研究员安国俊表示。

      周军指出,“一带一路”沿线大部分国家绿色产业发展空间广阔,尤其在环保基础设施方面。目前,方兴未艾的绿色金融机制和绿色信贷政策,正在引导更多的资金投向节能环保产业,丝路基金、亚投行也一直关注和支撑绿色投资。

      周延礼还特别指出,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当中,要提升保险服务在“一带一路”建设合作中的产品、机构、人才等要素水平,顺应“一带一路”互联互通的趋势,加快保险国际化的步伐。

      “‘一带一路’为新一代绿色产品和绿色技术提供了广阔市场。中国企业在利用好投资机会的同时,也必须下大力气培育绿色发展的技术,这是大家弯道超车的机会。”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朱寿庆表示。

      “中国对外输出的是高效、清洁、低碳的产能,这是大家的方向。”自然资源保护协会中国项目能源、环境与气候变化高级顾问杨富强认为,“一带一路”合作项目要非常注意能源结构,以清洁能源为主,要尽量少用化石能源。即便用化石能源,也要提高化石能源的利用效率。同时,要出台相关标准,不仅要满足当地标准,还要建议相关的政府部门,对“走出去”的企业提出更高标准。

      绿色项目是“一带一路”合作的重要市场,而绿色金融是实现“一带一路”绿色投资的基础。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马骏认为,基于人类所面临的共同挑战,全球都有必要发展绿色金融。所谓绿色金融就是要为绿色经济提供金融服务,就是投融资的服务要为绿色经济的发展,包括新能源、污水处理、大气污染的治理等提供融资。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实行院长、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王文表示,中国在短短三年时间里,就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绿色金融市场,也证明了绿色金融之路在中国是行得通的。大家要把绿色金融之路,尤其是绿色投资效益推向全世界,向全世界分享大家的方案,这就是中国对全世界的贡献。

      据杨富强先容,目前已制订了各种各样的绿色指标体系,要让银行等金融机构知道哪些项目可以支撑,哪些项目风险比较高,应适可而止。“金融是重要的手段,要通过市场机制,通过把好金融关口,支撑绿色之路持续走下去,为发展中国家谋取更大的利益。”

      虽然在绿色投资和绿色金融方面已经有所探索,但还有一些问题亟待解决。有专家指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处于不同的经济发展阶段,各国行业法律法规和环保标准不尽相同,国际社会也尚未形成统一明确的绿色项目标准。目前大家国家在绿色产业标准化的发展进程相对比较快,但仍存在可操作性、及时性不足等方面的问题。王文博/经济参考报2018-8-29

Global offices: Group Beijing Shanghai Shenzhen Hangzhou Guangzhou Kunming Tianjin Chengdu Ningbo Fuzhou Xi'an Nanjing Nanning Jinan Chongqing Suzhou Changsha Taiyuan Wuhan Guiyang Urumqi Zhengzhou Shijiazhuang Hefei Office Hong Kong Paris Madrid Silicon Valley Stockholm New York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