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JAPANESE

History Back
2018 06-27

The B&R Initiative under the Global Background

      要深刻理解习大大总书记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需要以全球化的宏观视角。全球化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又以经济的全球化为先导。从根本上说,全球化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它根植于人类的本性,根植于贸易的本性,根植于市场的本性,根植于经济生活的本质。时至今日,全球化正在不断深化。正如著名经济学家彼得·迪肯所说,全球化是一种趋势而不是一种状态。“一带一路”正是顺应了全球化的人类社会发展规律,既反映中国自身发展需要,又体现中国参与全球治理愿景,也符合“一带一路”参与国利益,是全球化背景下中国奋力崛起的伟大实践。

      “一带一路”是寻求“空间出路”的伟大实践。当代著名学者大卫·哈维认为,资本积累需要不断寻求新的空间(市场)才能维系,即“空间出路”。通俗来讲,就是市场有限而资本的扩张欲望无限,当一个市场饱和时,资本必然寻求新的市场。经济全球化从根本上来说是资本积累的“空间出路”。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加入全球性竞争,充分利用了全球化带来的全球产业分工,使中国GDP年均增速在1978—2015年达到9.6%,创造了世界历史上的经济奇迹,使中国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同时,在发展过程中也出现了许多突出问题,如付出巨大的资源环境代价、要素高投入和出口导向型模式不可持续、明显的产能过剩等等,在全球影响力提升的同时也伴随着发展瓶颈的凸显。在原有市场饱和、全球性市场争夺日趋激烈的情况下,寻求“空间出路”是我国经济发展的必然选择,“一带一路”是这种选择的结果。“一带一路”涵盖亚太、欧亚、中东、非洲地区等,总人口超过44亿,占全世界人口的63%,且大多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理论上经济可开发的潜力很大。“一带一路”在地理上与中国相贯通,在历史上与中国交流源远流长,这在空间维度上提供了选择优先性的依据,在时间维度上提供了现实可行性的参考。

      “一带一路”是用中国方案解决世界问题的伟大实践。当今世界,科技日新月异、各国联系越来越紧密。但同时,贫富差距加速扩大,环境问题日益严重,恐怖主义不断蔓延,经济危机频繁发生,人类经济、政治和社会体系都面临深刻危机,西方发达国家拿不出好的解决方案,反而奉行零和博弈,在世界各地制造对立、摩擦甚至战争,成了混乱的根源之一。面对新兴国家竞争,为了维持自身优势,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越来越表现出逆全球化倾向,拒绝公平竞争,而自由贸易理念曾经却是西方列强发动侵略战争的“护身符”,殖民、侵略、杀戮、不平等通商等等给许多国家造成了深重灾难。但当在全球化竞争中对己不利时,他们却毫不犹豫的将自由贸易精神丢弃掉,这让西方利益至上的价值观暴露无遗。作为近现代唯一一个和平崛起的大国,作为东方学问的缔造者和代表者,中国有责任拿出解决世界问题的东方方案。致力于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秉承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坚持和谐包容、市场运作和互利共赢,“一带一路”构建了完全不同于西方的国际关系准则,给当今世界带来了一股清流。从“韬光养晦”到“有所作为”,中国正在全方位适应全球性大国的角色,并不断尝试在国际事务中起到更大的作用。

      “一带一路”是中国争取经济影响力和话语权的伟大实践。随着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金融资本主义崛起,制造业中心和虚拟经济中心背离,新兴市场国家逐渐成为制造业中心,却没有掌握全球资源和产品的定价权,发达国家继续掌握货币金融中心和全球定价体系,给全球资源、技术、产品和服务定价,以非常强有力的手段实现全球收入再分配,将新兴市场创造的真实财富转移到发达国家,新兴市场国家则面临“贫困性增长”,生产越多,出口越多,资源消耗越多,相对真实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平反而越低。2010年中国就超过美国成为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但在全球产业链利益分配格局中同样缺少话语权。另一方面,美国的强权政治和美金霸权越来越受到怀疑,新兴市场迫切希翼改变国际货币体系、弱化美金霸权、摆脱美金依赖,中国的崛起给这种希翼带来了曙光。习大大总书记在《携手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主旨演讲中强调,“中国同‘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国和组织开展了多种形式的金融合作”,“中国将加大对‘一带一路’建设资金支撑,向丝路基金新增资金1000亿元人民币,鼓励金融机构开展人民币海外基金业务,规模预计约3000亿元人民币”,这些举措将进一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不断增加中国的国际经济影响力和话语权。

      同时,大家应清醒地看到,“一带一路”绝不可能一帆风顺,就像全球化虽然势不可挡但却阻力重重一样。“一带一路”参与国很多政治上不稳定,学问生态多样,宗教冲突频发,给“一带一路”带来了极大挑战。另外,“一带一路”倡议也必然会遭到某些国家的阻挠,他们不会坐视学问、历史、意识形态与西方截然不同的中国崛起。西方设置的发展障碍会越来越大,围绕中国周边的不确定性风险也越来越多。应对“一带一路”的不确定性和挑战,需要军事、经济、政治、学问、技术上强大的国家实力。可喜的是,中国在制度上正不断自我完善,在技术上正不断实现突破,综合国力的提升必将提高中国应对一切挑战的能力。作为新时代的中国青年,要深刻理解当今时代发生的深刻变革,深刻领会“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意义,自觉地融入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洪流中,为中国这艘巨轮破浪前行贡献力量。中国质量资讯网2018-6-27

Global offices: Group Beijing Shanghai Shenzhen Hangzhou Guangzhou Kunming Tianjin Chengdu Ningbo Fuzhou Xi'an Nanjing Nanning Jinan Chongqing Suzhou Changsha Taiyuan Wuhan Guiyang Urumqi Zhengzhou Shijiazhuang Hefei Office Hong Kong Paris Madrid Silicon Valley Stockholm New York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