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返回列表
2018 07-11

“一带一路”倡议发展进阶:高新行业走热 民企比重加大

      7月10日,德勤全球“一带一路”服务团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带一路”即将进入另一个新阶段,德勤方面预测,将呈现四大趋势,包括:双边及多边合作机制的优化将推动实现“新全球化”;引进多元化股东与合作伙伴;跨境并购将取代绿地投资,成为主要的投资方式;以及针对中国企业境外投资的监管规定将会进一步加强。

      德勤中国副主席、德勤全球“一带一路”服务领导合伙人黎嘉恩先容道,据调查,当前中国走出去的重点已经从基础性建设项目逐步扩展到医疗、高科技、消费品、能源矿业等领域,未来,民营企业参与“一带一路”沿线投资发展的份额也将越来越高。

      据中金企业此前测算,2015年至2017年间,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并购规模年复合增速达49%。中企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并购规模占全部海外投资规模的比例,也从2015年的12%提升至2017年的35%。

      这背后,不仅有国家从宏观政策、金融等方面支撑的影响,也与海外企业逐步为此受益,更多行业和主体参与其中有关。

      如果说此前是以搭建框架为主的第一阶段,黎嘉恩指出,“一带一路”倡议正走向第二个发展阶段,其核心是创造更多机会,找准战略定位的跨国企业将有可能从中受益;而由中国提供现款资金作为推动,将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参与其中。

      这带来的核心变化包括涉及产业范围扩大,以及参与的企业热度有所变化。据德勤统计,2017年在“一带一路”项目发展最具影响力的前50家企业中,民营企业份额最高,占比42%,其次是央企占比36%、当地国企占比20%。

       “最初由国企牵头,但目前已有更多民营与外资企业参与,民企将成为‘一带一路’倡议中的重要一环。”黎嘉恩分析道。

      同时,黎嘉恩指出,随着“一带一路”全球生态系统的持续建设,最初的参与侧重点是能源和基础设施,当前正逐渐拓宽至贸易、制造业、互联网和旅游产业。

      中金企业也统计发现,随着今年开年以来,alibaba投资印度最大生鲜食品电商Bigbasket、小米投资印度社交平台ShareChat、京东宣布对越南平台Yiki.vn的C轮投资。2018年在“一带一路”沿线的投资并购项目中,民企、新经济领域的比重明显提升。

      另一个热门领域是医疗健康。德勤中国财务咨询生命科学与医疗行业主管领导人陈纪正先容道,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医疗行业的跨境并购方面,2016年的总金额同比出现了近乎3倍的增长。“近两三年,中国在医药行业的跨境并购主要以慢性病、心血管和癌症用药为主。因此也为国人带来很多益处,比如令患者脱贫、降低保险企业的赔付成本,更重要的是通过医改把医疗资源重新分配。”

      德勤全球财务咨询生命科学与医疗行业主管领导人Phil Pfrang则补充说明,西方发达经济体在医疗领域的开支占GDP比重达10%-15%;而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如印度该占比仅2%。中国目前这一支出占GDP比重约在6%,但中国政府一直在积极推动民生健康的普及和发展。“其实中国跟‘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有非常理想的合作机会,可以进行互补。” 综合来看,在对沿线国家相关产业的收并购过程中,黎嘉恩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未来将不只是从产业本身的制造、配建、研发等环节,还将搭建起一张网络,带动相关方的销售和供应链网络共同扩张发展,德勤称之为“新全球化”。

      随之而来的则是对于风险敞口的把握。德勤团队研究发现,东南亚和南亚地区仍然是国有企业最青睐的“一带一路”投资区域。原因在于,东南亚临近中国,具有较高的发展水平,并有改善基础设施的需求;南亚则因人口规模有巨大的市场潜力。

      德勤方面预计,未来几年,欧洲、俄罗斯和中亚地区也将继续是热门投资地,但优先投资目标很可能仍集中在地理上临近中国的地区。

      地域和学问、法律制度等的差异性在一定程度上带来了隐性风险,因此在去年8月,我国政府向参与“一带一路”项目的国企发布政策文件,内容涉及尽职调查、项目可行性和持续运营等方面。

      此外,2016年“一带一路”(中国)仲裁院的成立,也进一步减少了风险因素。德勤方面认为,这些因素结合,一定程度说明了对“一带一路”国家投资缓慢下降的缘由。

      商务部数据显示,2015-2017年间,进入“一带一路”国家的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金额呈下降趋势,分别为148亿、145亿、144亿美金。

      黎嘉恩指出,相关风险其实并不如想象中严重,因为“一带一路”项目得到了强大的双边关系支撑,同时还有发达国家开始逐渐参与进来。

      不过他提示道,在进行“一带一路”沿线收并购过程中,要考虑是否与企业涉足的产业链相关,标的定价是否规范等因素。“中国企业在投资过程中,不一定非做大股东,小股东也行。主要是看清楚,跟被投资方是否有契合度,是否符合双方的长远发展。衡量回报率时,要考虑10-15年,而非3-5年的时间区间。”

      在资金来源方面,他认为,除了运用来自中国的基金之外,也可尝试谋求被投资企业当地的低成本资金进行参与。

      黎嘉恩还提到,随着民营企业的收并购渐趋活跃,相比国企,前者在投资方面可能不甚系统化和规范化,因此也需考虑借助中介机构协助,共同参与尽职调查、财务咨询、商业调查等环节。21世纪经济报道2018-7-11


全球办事机构: 集团总部 北京 上海 深圳 杭州 广州 昆明 天津 成都 宁波 福州 西安 南京 南宁 济南 重庆 苏州 长沙 太原 武汉 贵阳 乌鲁木齐 郑州 石家庄 合肥 香港 巴黎 马德里 硅谷 斯德哥尔摩 纽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